您当前的位置 :江西新农村 > 农产品 正文
加工草莓连赔四年后的财富大爆发
大江网   2012-07-13 10:25

    广播:村民们请注意,村民们请注意,前两天在村里冷冻食品厂剜了草莓的村民,今天下午到厂子里支工资,到厂子里支工资。
    2012年5月16日是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的这个水果加工厂发工资的日子。这个厂子从来不拖欠工人的钱,所以在这工作的人都很高兴。
    工人马建秀:一个月能挣两千多元。
    工人董美艳:那谁领钱也开心。
   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,为了按时发工资,这个厂子的老板差点连婚都离了,有那么几个月,工人们的工资都是老板、老板娘向外人借来的。
    朋友沈建民:我说这么大的老板,5万元钱找我借,不应该呀。
    朋友孟庆欣:他媳妇儿就说,太难了,他现在正在和我闹离婚。
    这个人就是加工厂的老板,他叫冯书奇,在当地算得上是一个传奇人物。冯书奇因为看中一个商机,自己第一年做生意就进账一百多万元,但十年后他却花光千万家产,还欠下巨额外债。然而,凭借对市场的精准判断,他又通过一笔生意起死回生,年销售额突破三千万元。

    冯书奇的老家在河北省沧州市的一个农村。1991年,冯书奇从河北省外贸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河北省食品进出口公司,这是一份令很多人羡慕的工作,冯书奇春风得意,爱情也接踵而至。
    陈国芳:给我写了一个最情意浓浓的信,就写什么呀花红了草绿了,我想象着你的脸红扑扑的。
    冯书奇:就想着一定得结婚,一定要把她娶到手,将来能够在一起生活,让她能够过上好日子。
    1994年,两个人结婚了。有了家庭以后,冯书奇的目标变得很单纯,他要赚钱,赚更多的钱。
    冯书奇:想有钱,挣钱,能过上好的生活。
    冯书奇在单位做的是冷冻鸡肉出口,但是,1996年的一天,一个长期合作的奥地利客户突然提出他急需一批冷冻草莓。
    冯书奇:当时就是有一个客户提出来要冷冻水果,说要冷冻草莓,然后就开始接触了。

    冯书奇抱着帮忙的心理,在保定组织一批一百多吨草莓,让客户大赚了一笔。
    冯书奇:连着两年给科里做了不少冷冻草莓,又简单,利润又高,竞争少,太可观了,极具诱惑力。
    客户非常感谢冯书奇的帮忙。而对冯书奇来说,虽然给客户帮忙自己一分钱没赚,但他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,几年后就成了草莓行业的行家里手。  
    冯书奇:像这个草莓就是比较标准的草莓,形状比较周正,颜色是纯正的红色。这个就是典型的畸形果,颜色又不好,形状又像个大铲子似的。要鲜食的话,果大了不如中不溜的好吃。 
    1998年,国际冷冻鸡肉市场大幅波动,冯书奇所在的单位几乎停止了外贸生意,同事们都无所事事。这时,冯书奇却突然要辞职开一家自己的贸易公司,大家都感到意外。
    1998年8月,冯书奇拿出全部积蓄成立了贸易公司,专门做冷冻草莓。当时在石家庄,种植草莓的都很少,草莓加工厂更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 种植户:一开始,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草莓这个东西,不知道怎么产的。
    冯书奇:不是说有百分之百把握吧,觉得这个事肯定没问题,即使说最坏也赔不了。
    正因为帮客户做过草莓贸易,冯书奇胸有成竹,果然,在1998年11月就接到了来自奥地利的一笔订单。
    冯书奇:有一个客户跟我们要草莓,当时市场找不到草莓了,后来才知道欧洲缺,然后我们联系了一个厂家,正好有两个集装箱的货。
    冯书奇以4000元一吨从保定购买了50吨的冷冻草莓,以6000元一吨发给客户,一个星期后钱到账了,给了冯书奇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    冯书奇:当时我们都惊讶了,这个可能吗?两个柜就挣10万元钱,别人两年三年都挣不了10万元钱。
    冯书奇第一笔生意就大获成功,他趁热打铁接连做了好几笔大的订单,1998年一年,公司纯利润就超过100万元。
    原同事齐四平:大家都觉得冯书奇出去都能干这么好,都觉得很惊奇。

    冯书奇越做越有劲,一家人从原来的小平房搬进了一套别墅。
    陈国芳:你看这件衣服,我这是九九年的时候买的,当时这件衣服五千多元钱,我觉得一般人一年工资才能买一件,当时我根本就不会犹豫,去买这种衣服。
    朋友田京欣:你比方说我们买不起别墅,他能买两套别墅。
    朋友沈建民:看到他那样风光,我们就有一种很大的落差。
    到2004年,冯书奇在石家庄市黄金地段已经有了四套房子。对于妻子陈国芳来说,那段时间买衣服从来不考虑价格,日子过得非常滋润。   
陈国芳:三年定期,五年定期,八年定期,就是存定期。有的时候,过一段时间我会数数存折。当时还想,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,所以我中国银行存一点,建设银行存一点,农业银行存一点,不同的银行,一个银行存一百万。
    冯书奇:想吃什么吃什么,想买什么买什么,所以说到这个时候才觉得,这是基本上达到我想要的生活了。 
   七年时间,冯书奇已经积累了一千多万元。看他挣了钱,很多人也效仿他做起了冷冻草莓出口生意。2005年的一天,冯书奇发现,原来长期合作的一个客户竟然去和别人谈生意了。

    冯书奇:竞争越来越多,互相压价,质量这块有的就是不管不顾了。有一个客户就说了,你要是大片种植,我就跟你签常年的合同。
    原来,那家公司有自己的种植基地,货源相对稳定,冯书奇恍然大悟。2006年初,冯书奇发现了一个机会,大胆承包了一个农场的300亩地。
    陈国芳:当我们去跟果研所说,你能给我做技术顾问吗,他们都特别吃惊,说多少亩?300亩。他说,你们胆子太大了,我搞了一辈子草莓,没种过那么多的地。
    冯书奇还在为自己的豪气得意,他根本想不到,就从这300亩地开始,他遇到了一连串的难题,甚至让他走到倾家荡产的边缘。
    2006年5月,他的300亩草莓成熟了。第一批草莓就获得了大丰收,冯书奇非常高兴,他很快雇人采收了草莓。  
摘下来的草莓不能长期存放,想要把这六百多吨草莓出口国外,就必须马上冷冻。冯书奇找了河北、山东的几家加工厂,都得排队等侯,他眼看着自己运过去的草莓一天天放坏了。

    车间主任蔡建新:眼睁睁在最后叫人用垃圾车拉出去,那是钱呀,相当于钱让人用垃圾车拉走了。
    冯书奇:草莓顺着那个车梆子就往下流汤,血红血红的。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,能说什么呀。
    五十多吨草莓,就这样拉着扔了,冯书奇心疼不已,也算赔钱买了个教训,冯书奇觉得,到处去求人还不如自己建个加工厂。
    冯书奇:不建厂子那就是没保障,建厂子那就是自己说了算,我想加工就加工,我如果自己加工完,可以给别人代加工。
    建个加工厂,少说也得四五百万元,大家都觉得这投资太多,风险太大了。
    朋友田京欣:建厂这个事,我们都说,你要慎重,做工厂的话投入很多,最后的产出怎么样,这个就是个未知数。   
    冯书奇铁了心要建一个加工厂,因为几年生意做下来,他更加明白,由于鲜草莓保质期短,冷冻草莓的国际市场需求并没有减少,而且他发现,国内的果脯、果酱生产厂正在增多,同样需求大量冷冻草莓,这个市场空间将长期存在。

    冯书奇:销路解决了,货源解决了,不就是加工了嘛,就这一个环节的问题了,有什么困难的,就把这个事想得非常简单,基本上处于无知状态。   
    冯书奇怎么都想不到,这个决定会改变他们一家人的命运。他规划了一个占地40亩的冷冻草莓加工厂,2007年6月正式动工。然而,短短几个月后,朋友们却听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。
    朋友孟庆欣:他太太就掉泪了当时,说太难了,现在正在跟我闹离婚。
    陈国芳:他说,你别再跟着我受罪了,所有的债务我都承担了,你看什么东西好,你就拿走吧。 
    这对夫妻向来恩爱,怎么突然就要离婚呢?原来,都是加工厂惹的祸。建厂根本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,工厂才建了多一半,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,冯书奇只能硬着头皮坚持着,一口气卖掉了三套房子,钱还是不够。为了给工人发工资,他只能到处去借钱。
    冯书奇:建厂的费用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算,还需要多少,觉得没边儿了,天天想着去哪借钱。
    眼看就到年关了,冯书奇、陈国芳还在到处跑着想办法。为了钱的事,向来和睦的夫妻俩争吵越来越频繁。

    陈国芳:我觉得,不仅物质生活突然变了,从心理的落差也是突然就下来了,落差太大了,挺郁闷的,我们两口子也会经常吵架。   
    2007年除夕之夜,冯书奇的家里非常冷清。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,让全家人都跟着受罪,冯书奇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妻子、孩子,就在那天晚上和妻子说出了让他一辈子后悔的话。
    冯书奇:你带着孩子,咱们分开吧,别跟着我受罪了。我确确实实心里也不情愿,讲出这种话来是被逼无奈。
    陈国芳:我觉得,男人应该是要尊严的,不到绝境绝对说不出来这种话,我绝对不会离开,都已经有人在看我们这种笑话了,公司不行了,然后家也不行了,那怎么可能呢? 
    让冯书奇没想到的是,就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,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出现在了他的加工厂,来人是正定县农业产业化办公室主任米娜,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,说根据政策可以给他们提供30万元的扶持资金。
    米主任:基本上每个乡如果有新上的项目,我们一般是要去看一看。其实国家政策有对龙头企业、农产品加工企业有扶持。

    陈国芳:根本没有想到,我账上突然多了30万元钱,这对我们俩来说真是雪中送炭。
    冯书奇:救了我们大难了,那年春节就算顺顺利利过去了,要不年都过不去。
    草莓冷冻加工被当地政府当作一项朝阳产业,冯书奇为此拿到了30万元扶持资金,这笔钱虽然不多,但在关键时候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    2008年初,加工厂终于建好了。5月份,冯书奇收购了四百多吨草莓开始加工。没想到,一个月以后,草莓价格却突然下降了。
    工程部部长李文全:收原料大概在两元一斤左右,咱们最后大概就卖到每斤一块七、一块八。
    记者:赔着钱卖?
    工程部部长李文全:对,就是赔着钱卖,你不能压着它呀。
    冯书奇:尽赔了,从成本每吨6000元掉到每吨3000元,从08年压,压到2009年、2010年还没有卖完。

    从2007年开始,特别是金融危机爆发后,世界草莓市场一直低迷,冯书奇苦苦坚持了四年,赔进去两百多万元。
    冯书奇:那时候就吃不下去饭,瘦了有二十多斤,我的裤腰带就系不住了,裤子老往下掉。
    所有人都觉得冯书奇再也翻不了身了,然而到了2011年的时候,冯书奇却在危机中看到了一个商机,一举打开了国内市场。
    2011年3月,就在冯书奇最低谷的时候,他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,他抵押了加工厂的厂房和设备,贷款300万元,他要用这笔钱全部收购草莓。
    这个决定立刻在工厂引起了震动,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倾家荡产的决定。
    副总经理张新房:在我们讨论的过程中,掰了脸了,第一个反对的是我,因为我是做财务的,如果说这笔贷款还不上,可想而知,可真是倾家荡产。
    陈国芳:我觉得赔了我可能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,真的会自杀,因为我觉得,不仅仅说我自己过不上好日子,我觉得对不起那些对我好的人。

     2011年4月,冯书奇义无返顾地用三百万元一下子收购了九百多吨鲜草莓做原料。   
    冯书奇:2011年的时候,无论是中国还是国外,种植面积已经是缩减到不能再缩减了,在这种情况下,产量高不了,但是需求是不变的,即使不挣钱也赔不了,如果涨那就是大涨。大胆干吧,该收的收,该加工的加工,往好处弄。
    冯书奇让工厂开足马力加工,两个多月,加工了六百多吨冷冻草莓,同时还针对国内市场的需求,把不同品种的草莓加工成不同的产品。
    冯书奇:你尝尝。
    记者:咱们市面上见到的这个机会比较多。
    冯书奇:对对对,鲜食上来说更愿意吃,这个密宝。
    记者:咬不动,红的,里面是红的。
    冯书奇:红色的,果肉也是红色的。

    记者:这两个比较习惯于做果酱,这个是罐头。
    冯书奇:一般来说是这个做罐头比较多。
    记者:这个里面白色多一点。
    冯书奇:美国全明星,法国达赛莱克特。
    2011年6月份开始,国内外很多客户都和冯书奇联系购买草莓,而这时,草莓价格正在一路攀升。
    冯书奇:从一开始的7000元一吨涨到8000元、9000元,甚至有的规格涨到10000元,一吨能挣3000元钱。
    客户钱仁英:我们去年一个单品速冻草莓,采购量在400-500吨。
    客户王兆波:因为他这太忙了,订单太多了,得提前下单子,不然的话抢不到草莓。

     冯书奇的冷库里存了六百多吨草莓产品,而且光草莓一种水果就加工出了十多种规格,这在国内都是新鲜货,不用出门推销,客户都抢着下订单。短短三个月,他就净赚三百多万元。冯书奇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,一下子在国内市场站稳了脚跟。
    办公室主任聂云中:对草莓市场的把握确实有一定深度。
    前同事齐四平:做得最好的,影响最大的,还是冯书奇。截至目前,拉出去那么多人,据我所知,还没有超过他的。
    加工厂终于走上了正轨,但冯书奇丝毫不敢放松,他马不停蹄地更新了加工厂的设备,冷冻水果品种也增加到几十种。
    冯书奇:10cm×10cm的,用来做果酱,草莓丁要求必须是一个一个的,不能粘连。这是我们做6cm×6cm的猕猴桃丁。12cm×12cm的苹果丁。
    客户赵铁玉:从新品的研发到最后产品出厂的控制,这几次审核来看,企业确实下了很大决心在这方面。
    2011年,加工厂销售额超过三千万元。在冯书奇带动下,正定县周围三百多户村民跟着他种起了草莓。

    农户徐立君:我们种植草莓,他给我们一个最低保护价,绝对让我们赔不了钱。
    农户王书敏:种草莓这几年也看见钱了,家里最起码有了存款了,看见存折了,知道什么是银行卡了。
    中共正定县委员会副书记赵勇:它是一个有龙头性、有带动性、示范性的企业,它目前是带动三百多户。
    2012年6月18日,一个北京的客户和冯书奇签下了一笔80万元的订单。这一天,他们夫妻俩和工人一起包饺子,庆祝他的企业经过风雨之后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
    冯书奇:我们俩可以这么做比喻,她相当于饺子皮,我相当于饺子馅。不做表面文章,这不就是馅嘛。
    陈国芳:但是表面文章也挺重要的呀,我是饺子皮,没有我,你成丸子了。

来源: 中央网络电视台
编辑: 周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