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江西新农村 > 各地新农村 > 鹰潭 正文
“畲歌戏”演绎畲乡新生活
大江网   2012-08-09 08:49

  鹰潭市打造的大型现代畲歌戏《七彩畲乡》,在今年6至7月举行的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脱颖而出,成功获得最高奖项——剧目金奖,并囊括最佳编剧、最佳导演、最佳舞美、最佳音乐、最佳演员和最佳新人等全部单项最高奖。

  7月30日至31日,记者来到《七彩畲乡》原型地贵溪市樟坪畲族乡,走到《七彩畲乡》主创人员身边。

  樟坪畲族乡是我省8个少数民族乡之一,近年来该乡因地制宜、整合资源、倾斜财力,先后建设完成樟坪组、杨家垅组等16个新农村建设点。本报记者朱文标摄

   跳出畲乡建畲乡

  记者见到了《七彩畲乡》主人公原型、鹰潭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雷纪文。他介绍,樟坪畲族乡曾经封闭落后贫困,2000年全乡财政收入不到30万元,农民人均收入只有650元,当地大龄青年找不到媳妇的现象极为普遍。为了解决这个突出问题,他和乡村干部四处张罗为大龄青年牵线搭桥找媳妇。在乡村干部的撮合下,一些大龄青年从贵州带回来几位漂亮姑娘。新媳妇来到樟坪畲族乡后,发现这里交通不畅,每天供电仅两小时,通信工具和电视网络更是没法使用,很是失望,未过多久便陆续返回娘家,与畲乡青年过起了两地分居的生活。雷纪文说,当年看到青年与媳妇分别时那种无助的眼神,就像一根针深深地刺在他心窝上。

  “只有改变畲乡封闭落后的面貌,才能留住青年们的媳妇。”雷纪文说,2003年他与乡村干部经过反复研究,果断作出“跳出畲乡看畲乡、跳出畲乡建畲乡”的决策,在充分利用民族优惠政策、大力争取各方扶持的同时,开创异地建工业园区的发展新路子。为了招商,他带着方便面、干粮,坐火车上浙江找到一家企业,最终用一颗真诚、渴望发展的心打动了这家企业老板。随后,通过乡村干部的共同努力,先后有42家企业落户畲乡工业园,从2003年至2007年,畲族乡财政收入实现从十万元到百万元、从千万元到亿元的四级跳,成为江西省第一个财政收入超亿元的少数民族乡镇。

  要想富先修路,大学毕业的雷纪文深知其理。在雷纪文和乡村干部的带领下,修路、建设新农村,如火如荼地进行,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。“路通了,畲族乡的财路就通了。”樟坪畲族乡党委副书记、乡长兰国平说,由于樟枰畲族乡群众勤奋努力,加上交通设施不断完善,目前乡里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8300元,家家建起了小别墅、接上了自来水。

  兰国平说,近几年来,樟坪畲族乡在建设新农村过程中,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昔日的穷山沟变成了富裕乡,消息传到了贵州,回娘家的媳妇回到了婆家,同时还介绍了更多的贵州姑娘嫁到了畲族乡。樟坪畲族乡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层出不穷的鲜活故事,传到了全国著名剧作家姜朝皋的耳朵里,他怦然心动。

  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

  姜朝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畲族乡的故事不仅是一个爱情故事,而是折射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巨变。为了进一步深化主题,紧扣时代脉搏,剧本将男方设计为新一代大学生村官,将女方设计为苗族姑娘俏妹,通过双方的悲欢离合,体现中华民族团结和谐的主题。

  舞台剧要想成功,不能单靠故事情节的新奇取胜,内容选定了,接下来就是考虑形式。内容和形式的结合点是否恰当,往往是艺术品成败的关键。这个题材是用赣剧、采茶戏还是歌舞剧表达,让姜朝皋费了一番心思。几经思考,在对畲族文化史料认真研究的基础上,姜朝皋对其作出定位:这部戏在艺术特色上要求突出地域性、抒情性和歌舞性;在艺术氛围中,要求体现民族气息、乡土气息和现代气息;在综合效果上,追求以美为归结,除了着力体现人物的心灵美、情感美、性格美之外,还应该是风情美、歌舞美、画面美、服饰美的结合,整台戏应该既是一幅优美的山乡画卷,又是一曲当代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赞歌。

  姜朝皋说,《七彩畲乡》在内容上不追求故事离奇、情节曲折,而是以白描的手法,表现畲乡人的热情、乐观、开朗;在形式上则以畲族山歌为载体,融戏曲、山歌、舞蹈于一体,表现浓郁的畲乡民俗和地域风情,于是就创出了舞台剧新品种——“畲歌戏”。

   畲乡故事走上首都大舞台

  2009年至2011年,《七彩畲乡》在全省多次文艺会演中夺得剧目金奖。2011年年底,确定《七彩畲乡》代表江西省参加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后,一个对剧本、表演、服饰、舞美、灯光等环节再提高的问题摆在主创人员的面前,而首先就是对剧本的修改提高。

  姜朝皋说,为了更好地参加少数民族文艺会演,他对剧本进行全面梳理,对原文进行调整,融入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等新的内容;同时,对布局进行合理剪裁,使整出戏的节奏更明快,进一步增加地域特色,突出民俗风情。他把体现新农村建设的新气象,新一代大学生村官的新精神,新时期民族团结和谐的新面貌,鄱阳湖生态经济区科学发展的新成就,作为全剧的核心价值。

  舞台剧的创排是一场大型艺术工程,如同进行大兵团作战,上百号演职人员的庞大队伍,要达到统一协调,困难重重。尤其是今年初恰逢鹰潭市歌舞剧院拆迁,将创排场地搬到了吉安市,而服装设计生产场地在上海,音乐创作场地在南昌,道具生产在鹰潭,百余名演员还是从鹰潭市20余家单位临时选出的,创排经费也仅有350万元。在内行人看来,这台戏要拿大奖不大可能。

  导演童薇薇说,在同行的质疑声中,在吉安要买一件小东西也得走半小时的地方他们排演了49天。剧组人员说,创排《七彩畲乡》的困难是很多的,但是我们觉得用嘴去品尝的汗水是咸的,用心去感受的汗水是甜的。“苗妈”的扮演者陈秋云说,为了表演好这个角色,只有沉下去用心感悟“苗妈”这个角色。谈起排练时的情景,演员们说,在吉安进行的是封闭式的排练,每天都是围绕“食堂—住所—排练场”三点一线地转。

  正是由于《七彩畲乡》全体演职人员的不懈努力,今年6至7月在首都举行的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,《七彩畲乡》一炮打响。省领导得知喜讯后表示热烈祝贺,希望《七彩畲乡》剧组人员以此为新起点,不断继承和弘扬少数民族文化,积极开展民族文化与赣鄱文化、红色文化、生态文化的融合研究,努力推出更多体现地域特点和民族特色、反映时代精神、具有较高水准的文艺作品,为繁荣江西文化事业作出新贡献。

  本报记者钟端浪

来源: 江西日报
编辑: 实习生-邓蕾